【Tiger & Bunny】Partner //虎x兔

久違的更新。(掄牆)
久違的接龍文。(咳)

我不敢看20話啦。( 艸)













臂力訓練器的鐵塊上下移動,不斷發出撞擊的金屬聲響。
坐在上面使用它的男人,速度絲毫不見減緩,彷彿疲累這個詞與他無關。

大約又過了五分鐘,男人在做完最後一下之後,總算是將雙手從訓練器材上抽離。
他拿起毛巾擦了擦汗,然後看著汗濕的毛巾,嘆了一口氣。

最近突然增加的訓練量讓眾人紛紛產生疑慮,而他也總是笑著打發過去。
雖然很對不起一起努力的大家,但是「能力減退」這種事,他實在無法說出口。
再這麼下去,總有一天他再也不會是大家口中的WILD TIGER,而只是鏑木虎徹,一個平凡人。

想至此,男人握緊手上的毛巾。
意外的,他並不是因為以後無法繼續做英雄而煩惱,雖然一開始也確實為此煩惱過。
比起這個,他更擔心的是無法繼續做某人的搭檔──正確來說,是陪在某人身邊。

他又嘆了一口氣。
為了能夠繼續留在這裡、留在某人身邊,他增加了訓練量。
雖然男人也隱約知道,失去能力的他不管怎麼努力,其實都是白費力氣。

就在男人看著手上的毛巾沉思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竄入。
「來,虎徹先生。」
他的面前出現了乾淨的毛巾和水。

男人抬頭,毫不意外的看見熟悉的臉。
「喔,謝啦,小兔兔。」男人道了謝。
青年──也就是那個某人──臉上帶著笑意看著他。

從剛剛開始,青年就一直關注這邊的動靜。
身為男人的搭檔,對於突然增加的訓練量他也感到疑惑,但是他相信男人有自己的考量,所以並沒有過問。
不過在看見男人盯著毛巾、一臉凝重的發呆之後……
他決定還是來關切一下。

「最近很努力呢。」
青年在旁邊坐下,也扭開瓶蓋喝水。
他的身上掛著毛巾,看來也是剛結束訓練。

「嘛…大叔也會有想好好鍛鍊一下的時候啊,哈哈!要是等老一點出現啤酒肚,絕對會被小楓給嫌棄的,你說是不是啊?」
男人維持一貫的作風,坳了一個理由打哈哈過去。

「…這是在表示,你平常的訓練都是假的嗎…」
青年苦笑著搖了搖頭,又喝了一口水。

想當然爾,這絕對不是真話。
他有點不高興。

看著男人不好意思的笑臉,他嘆了一口氣。
「虎徹先生,想要消啤酒肚的話,做臂力訓練是完全沒有效果的喔。」

男人的笑臉僵了一下。

──謊言被戳破了,是否就該說出真相?
他的答案是否定,因為還不想破壞現在的關係。
「哎呀,大叔我是現在才要去鍛鍊腹肌啦!小兔兔要不要來比賽看看誰可以做最多下?」

「……」
青年的表情一瞬間閃過失望,然後嘴角勾起弧度。

「還是不要吧,要是因為不服輸比過頭,結果變成運動傷害什麼的,不就丟了大叔的臉嗎?」
「啊你說什麼!」

無視男人的抗議,青年笑著站起身。
「我還有點事,先走了。」

「哦?喔…」
男人看著青年離去的背影,咬了咬下唇,忍住追過去的衝動。

雖然只有一瞬間,但青年失望的表情,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他也知道青年發覺了他最近的異常,但在了解對方知道什麼之前,他什麼都不敢說。

──就因為是搭檔,有些事更說不出口。

「真是的…」
他揉揉頭髮站起身,看了看自己的肚子。

「啊,還真的有啤酒肚了,慘了。」


× × ×


夜晚,是屬於英雄的。
一如既往的追捕犯人、一如既往的依照行動給予評分。
從累積的分數就可得知英雄究竟有多常追捕犯人。

明知有英雄還是有如此的犯罪率,青年都要認為那些犯人是電視台請來增加收視率的了。
想至此,他嘆了口氣蓋上面罩,站在大樓的邊緣往下望,等候指示。

站在身旁的是自己的搭檔,但他卻覺得有種莫名的距離感。
明明知道對方最近不太尋常,自己卻什麼也不曉得,試探了一下卻也問不出個所以然。
反之,只要是自己的事情,似乎都瞞不過男人的眼睛。

──真是太差勁了。
青年默默的責備自己。

另一邊,男人也隔著面罩觀察青年。
雖然看不到臉,但他感覺的出來,青年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樣。

為了打破這沉重的氣氛,男人開口了。
「那個,小兔兔…」
起了個頭,可是卻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。

青年似乎沒有自行接話的意思,於是男人絞盡腦汁想了個話題。
「那個,如果哪天大叔不在的話,小兔兔應該也可以成為厲害的英雄吧?啊啊,不過不是說你現在不好啦,只是就算沒有我,你也可以像現在一樣好,對吧?」
──可惜是個糟糕的話題。

「…虎徹先生在說什麼呢?我們是搭檔呢,缺了誰都是不行的。」
青年的聲音聽起來平靜,其實是壓下了顫抖的感覺來的。

──所以果然是要離開了對吧?覺得我阻礙了道路之類的…搞不好連私底下的相處都是…
他想問可是講不出口,但是不說清楚心裡又不舒服。

「其實…虎徹先生不喜歡跟我搭檔,對吧?」
斟酌再三的結果,就是變成這樣的問句。
明明一開始最期待這種結果的是自己,現在想反對的卻也是自己。

「欸?並不是不喜歡啦…」
男人抓抓頭,想著該怎麼解釋才好。

如此的喜歡青年,又怎麼可能會不喜歡和他搭檔?
但是在能力漸漸消失的現在,總有一天必須離開,無論他願意與否。

「我只是怕哪天我不在的話,你…嗯…」
他欲言又止。

青年忍無可忍。
「不要再說場面話了。」
「啊?」

他轉身面對男人,然後狠狠一拳揍過去。
接著在男人摔到地上之前,他又衝過去抓住他,用更強的力道把男人壓制在地上。

「覺得我很礙眼什麼的,不用顧慮給我痛快的說出來啊!」
地面發出碎裂的聲響。

「我們不是搭檔嗎!」

男人一愣。
他原本認為,「就因為是搭檔,所以有些事更不能說」。
不過在看見青年的反應之後,他覺得應該要修正成,「就因為是搭檔,所以有些事不說會更慘」。

背很痛,但是心裡更痛。
明明說好要彼此信任的,但是卻又背叛了這個承諾。
他嘆氣。

「吶,小兔兔,我絕對沒有討厭你或覺得你礙眼。」
男人認真的說。
「我這麼喜歡你,怎麼會討厭你嘛。」

青年壓制的力道瞬間減輕。
男人說話的語氣,彷彿剛才一觸即發的氣氛都是錯覺。

重點是,他一直都想錯了,還錯的離譜。
青年鬆了一口氣,差點就要笑出來了。

不過輕鬆的氣氛沒有持續太久。
「但是,我以後或許不能再做英雄了。」

青年瞪大眼睛。
太過突然的轉換讓他有點無法思考。
「什…什麼意思?」

「你聽過吧,有些NEXT的能力會減退。我…就是那些人中的其中一個。」
「…騙人…」
青年的身體顫抖起來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能力減退,青年當然曉得。
為了打敗殺死自己雙親的兇手,他收集了各種情報。
當然,也包括了與NEXT的能力相關的資料。

他只是沒有想過,只在螢幕上看過的文字訊息會真實的出現在他的週遭。
──出現在對自己來說別具意義的人身上。

男人平靜的繼續說。
「要是我的能力完全消失…不,如果減退到兩分鐘以下的話,我就無法做英雄了吧。」
他苦笑起來。
「對不起吶,說好要一直搭檔下去卻又做不到,大叔我很糟糕對吧。」

青年緊咬下唇,深知自己應該覺得難過才是。
但是卻覺得火大起來。

「什麼英雄不英雄的…你是白痴嗎!」
他的拳頭用力往下砸,打碎男人腦袋旁邊的石頭。

──要是再往旁邊一點,變成那樣的就是自己的腦袋了。
看著那隻手,男人滴下冷汗。

青年哽咽的聲音接著傳來。
「這種事根本就無關緊要…」

「…對不起,一直隱瞞你。」
男人不知道怎麼辦,只能伸出手,環過青年的頸子把他拉過來,笨拙的安慰人家。
「別…別哭啦…」

「可惡的大叔。」
青年站起身脫下頭盔。
沒有預料中難過的表情,反而認真的看著男人。

「不是英雄又怎樣?我只要你可以陪在我身邊就好。」

和青年對看了半恦,男人苦笑著站起來,打開了面罩。
夜晚冰涼的空氣吹入,似乎讓心情也輕鬆了一點。
「嗯,雖然不能擔保,但是私底下的話,大叔可以陪在你身邊很久啦。至於工作上,我會待到我不得不離開為止…可以嗎?」
──這是目前的他可以給的承諾。

「我想…我應該是沒有選擇的餘地吧?」
青年苦笑。

人是會變的。
雖然一開始覺得男人非常討厭,做事完全沒有原則可循,但現在沒有男人在的話,反而覺得很不習慣。
無論是私底下或是工作,在青年心中,男人都是唯一可以站在他身邊的角色。

他走到男人旁邊,意味深長的看著對方的臉,似乎想做什麼。
「…還是算了…」
兩秒過後,青年一臉不好意思的轉開頭。

看青年應該是接受自己的想法,男人也有心情開玩笑了。
「喔?小兔兔怎麼啦?該不會是想跟大叔KISS吧。」

青年緊張了一下,心跳加速。
雖然及時的轉過身背對男人,但還是可以隱約看見藏在頭髮底下的耳朵紅透了。
「是…是又怎樣…」

看著彆扭的青年,男人笑出聲。
他伸手硬把人轉過來,然後湊上去給了淡淡的親吻。

其實他很想更深入一點,但現在是工作時間。
男人不免有點遺憾。

青年吃了一驚,整張臉都紅透了。
──在這種地方好丟臉…
雖然這麼想著,但也沒有把對方推開的意思。

就在他眼睛緩緩閉上的時候──

「Bonjour,Hero。」
突然竄進耳朵的聲音嚇得他將男人猛力推開。

被推開的男人有點煩燥。
───全世界的罪犯就不能挑個好時間嗎!偏偏挑這時候!

「阿涅斯,你下次也挑個好時機好不好。」
他按下麥克風,語氣抱怨的說著,完全不認為自己是在不對的時間做不該做的事。

「嗯?TIGER,你做了什麼嗎?」
女人反射性的問答。
男人本打算繼續抗議下去,但身旁的搭檔露出了「你再說一個字我就殺了你」的表情,只好閉上嘴巴說沒事。

「那麼,今天城市的和平也交給各位英雄了。」
轉播的聲音響起。
男人跟青年互看了一眼,然後開始行動。


雖然不知道可以持續多久,但至少現在還是在一起。
就算工作上的關係結束了也沒關係。

他們是永遠的搭檔。



引用

-

管理員許可後即可顯示